施永青 慈善要趁活著做

2010年09月19日12:00  來源:名牌

,

  40年前的盛夏,他從香港跑到內地,手握一本“紅寶書”,立在天安門城樓前,熱血張揚。

  8年後,年近三十的他,和朋友各自拿出5000塊,在香港合夥創業。30年過去,他執掌內地最大的地產經紀公司。40年後,他捐出自己手持價值45億港幣的所有公司股份,全力資助中國農村建設。

  他就是有“香港地產教父”之稱的施永青。

  如今的施永青是香港最知名的地產經紀公司老板。他每天早上9時許會準點更新博客,應邀出席多種公眾場合,他說過的很多話,被加以“香港地產教父”的前綴,四處轉載。

  印象中的他,總是西裝筆挺,似乎具有了香港上流人士的精細。然一見面,卻是尋常的舊衫褲,還有略顯零亂的滿頭花發。他的辦公室也並不敞亮,桌案與普通員工的並無二致。

  似乎,曾經對革命的狂熱在他身上已難覓蹤跡,但一開口談話,聽到的卻是馬克思主義,恩格斯理論,還有上世紀60、70年代那場刮卷中國的“大革命”……不過,如今道來,已是泰然,只是從社會發展的角度問記者:“你們這一代人,知不知道什麽叫‘必然王國’和‘自由王國’?”

  施永青言:“當年,在中國內地,想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什麽是‘自由王國’和‘共產主義’,有些急躁!社會也要‘無為而治’。”而這一句話,足以概括施永青的曾經和現在。

  真是窮

  上世紀60年代,內地“文革”的熱潮波及香港,影響了一批香港青年,施永青便是其中一位。即將中學畢業的他,跟隨香港左派青年們,唱著《社會主義好》、《大海航行靠舵手》,安坐不住,跑去了內地。那個時候,施永青覺得自己投身到了解放全人類的革命洪流中,堅信無產階級只有在解放全人類後才能解放自己。

  沒考上大學是意料中事。施永青進入一家航空學校學習無線電和機械,後來又被朋友介紹到有左派背景的夜校教書。這是1968年。8年後,他的月工資是350塊,只有當時香港普通公司文員的1/3。施永青難以養活自己,吃住在家,做了8年“啃老族”。

  讓他決定改變的是這樣一件事:去見一位經理同學,由於衣著寒酸,被前臺小姐攔下,不予放行,也不讓打電話。趕巧他同學經過,才把他帶了進去,卻聽到了這樣的埋怨:“你這樣的穿著實在失禮於人。”

  70年代,在香港經濟的騰飛中,施永青的革命信念也開始動搖。加之自己生活的難以為繼,這位昔日的“革命青年領袖”在雙重刺激之下,做起了地產公司的“練習生”。從1978年開始,後面的故事不難想像:一位年近而立的貧困青年,白手起家,打拼天下。成功是必然的,這是他成為我們講述主角的首要條件。不過,沒有改變的是他青蔥歲月的狂熱情懷。只是狂熱的對象從“革命”轉移至農村。

  “真是窮!”如今回想起60年代去過的湖南鄉下,施永青仍然止不住感嘆。然而,就是這一次,中國農村便讓他放在心上,從此割舍不下。1994年,初在內地拓業不久的施永青成立了“施永青慈善基金會”,開始不斷出資“苗圃行動” 和各種有關農村的慈善項目。他起初的設想是等自己離世後,將公司股份全部捐出,把基金會做大。然而,年過六十,施永青急了,“何不趁我活著就做”。

  讓他們去創造更多的財富

  2008年,施永青將自己所擁有的中原地產旗下的全部股份捐給“施永青慈善基金”。按照當時的市價,這些占有中原45%的股份價值45億港幣。施太太無所準備,一時接受不了,但最後還是與施永青一起簽署了捐助文件。

  “施永青慈善基金”現在全力資助中國農村的發展。從甘肅、青海,再到雲南,一路遍布它的工作人員和分支機構。他們不與上層政府打交道,而是下到鄉鎮,深入農家,了解最底層的情況。醫療環境破落,捐補器械;飲水環境惡劣,掘地蓋井; 教育水平落後,培訓師資……“這一切事務,不是在一個模框內就能完成,要因人因事量體裁衣。”

  比如,在雲南,旅遊是增收的好產業,施永青便幫當地村民開客棧,建廁所,甚至連臥鋪上的床單都會替為他們換好,“不然,衛生太差,哪裏會有客人住。”如此事無巨細,因為他親身睡過農家不辨黑白的被褥,上過爬蟲蠕動的茅坑。

  講述這些的時候,施永青是淡靜的,如同絮念自家兒女的成長,帶著一種不離不棄的耐心和開懷。今年4月,他帶著太太一起去了甘肅山區,被村民包圍,修路、放貸,這家牛那家羊的做經濟幫扶。有的富裕村民會冒充五保戶,也不是不生氣,只是在施永青看來,沒有理由能讓他放下這些心頭大事。

  他曾經這樣寫道:“我有一個願望,就是在退休後可以當一段時間農民。”現在問及,他搖頭笑對:“不行了,身體不行了,農民幹活太辛苦了。”施永青說的當農民,是真真正正下地勞動,而不是去吃個農家菜作罷。

  施永青對農村的愛,除了年青時的印記,還因為那裏簡靜,“自然天成,道盡了人世真諦。” “我前半生所賺已夠家人此生用度,不想留給子女。”所以,他把自己賺積的財富交給農民,讓他們去創造更多的財富。

  天下之理是為大同

  施永青的商人身份很容易讓人忘記。因為不論言談何物,他都會用一套哲學理論,嚴絲合縫一一細述。提“錢”,他會用恩格斯的思想來闡釋,工薪收投,恰到好處。

  也許正是這般學識,他同時做著許多公司之外的事務。他在香港三大電臺做主持,會主持《開心日報》這樣的娛悅節目;他是多份報紙的專欄作者,寫時事評論,也教人如何教育子女。這些事做著做著,便按捺不住。2005年,他和朋友一起在香港創辦了免費報紙《am730》。至今5年,除去周末,施永青每天6點半起床,堅持專欄寫作,從未間斷。《am730》創辦14個月後開始盈利,現在每日發行36萬份。這在香港不是個小數量。

  施永青評價自己年輕時危機感很重,至今亦是。而最讓他感到放心的卻是“中原”的前程去路,最津津樂道的是他給“中原”制定的分配制度。說到這個,施永青一直前傾的身體往椅背靠去,一度伸展,兩聲傲笑,才讓人端見“大亨”的風範。施永青說:“現代公司管理有兩個問題:分配不公平和工作同質化。在我的公司,所有員工都可以分享盈利。中原的利潤1/3歸員工,1/3歸股東,余下的1/3用來投資再發展。在這樣的環境中,員工有本能的需求,會自尋發展。大家問我‘中原’為什麽成功,這就是原因所在。”說到這裏,施永青指向桌頭的兩部電話:“你看,我們聊了這麽久,沒有一個電話。”

  用30年時間,施永青把“中原”從香港的一爿鋪面做成了內地最大的房地產經紀公司,如他上面所述,自己卻不大居功。施永青說:“公司本身就是個有機生命體,它有求生的本能,有繁殖的意誌,無需我諸多要求和打算。”年過60的他正打算從公司隱退,“以前我給員工營造自主工作的環境,民可使由之,現在我要用兩年時間培養接班人,使知之。”而知何?他說了四個字:“無為而治。”

  采訪過程中,施永青多次背讀老子,諸如“大成於細,難成於易”,說他從不挑戰難事;如“知不知,尚矣”,說他不喜歡做非分之想。但要是接著問:“是不是非常相信老子?”他答兩個字:“不是!”

  “美國有家聖菲研究所,由不同學科的諾貝爾獎得主組成,他們研究的理論叫自組織理論。這種理論認為世界上所有系統,包括宇宙系統、生物系統、城市系統,都不是從上而下制定藍圖再設計出來,而是參與者自己去適應和互相影響演變而來。這是一種‘無為’。‘有為’,反而會把可以自組織的東西破壞。”

  在他看來,不管老莊孔孟,還是西方學者的自組織理論,核心理念都一樣,就是世界很復雜,未來難預見,受天感應,天人合一。所以,他說:“天下之理是為大同。”

  這就是施永青,一個將“無為而治”掛諸嘴邊卻不單信老子的人。一個而立之年白手起家卻成為“香港地產教父”的人。一個花 甲之年捐出全部公司股份,心系內地農村發展的人。

  

【來源:名牌】 (責任編輯:戴依伊)
推廣
熱點
推薦
我有話說已有4位網友發言看看大家都說了啥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理財產品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