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熱門推薦 鐘表 珠寶 奢華服飾 名車遊艇 豪宅會所 名酒雪茄 對話名流 行業 專題 圖庫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護膚 吃喝玩樂 明星

對話奧雷-舍人:央視大樓是座微型城市

  • 字號
2013年11月14日10:11 來源:鳳凰網 

  導語:日前,世界高層都市建築學會“2013年度高層建築獎”評選在美國芝加哥揭曉。中央電視臺新址大樓在60余個入圍項目中脫穎而出,獲得最高獎2013年度全球最佳高層建築獎。新浪時尚獨家對話央視大樓主建築師奧雷-舍人(OleScheeren),探尋這棟龐大建築背後的深意。

對話奧雷-舍人:央視大樓是座微型城市
對話奧雷-舍人:央視大樓是座微型城市
  Q:CCTV大樓項目對於很多建築師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如今又獲得了這樣的殊榮,對你來說是否可以用“幸運”來形容?你喜歡中國民眾給它的昵稱“大褲衩”嗎?

  A:我們應邀參與CCTV大樓的設計競賽是在2002年,那時中國剛獲得了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加入WTO不久。 中國作為一個發展迅速的國家,在這個大環境下會湧現很多具有挑戰性的機會,CCTV大樓的建設就是其中之一。我們的方案從10家參賽方案中脫穎而出,項目的實現是一個龐大團隊長期工作的成果,我本人也為投入了緊張充實的八年時間,並搬到北京來全程參與項目的建設過程。對於這樣一個項目,你可以用“幸運”來形容,但不能用“幸運”一言而概之。

  CCTV大樓不斷引發人們的思考和質疑,我知道它有著許多昵稱,我對此並不完全介意。

  Q:CCTV項目憑借其實力完全可以做出俯瞰亞洲的“第一高度”,而OMA是否從一開始就沒有考慮過要以這樣的方式來設計?你對以頂樓設計堆砌樓高,建造出所謂“虛榮高度”(vanity height)的摩天樓怎麽看?

  A:摩天大樓的發展大多是在進行高度的較量,另外高樓拘泥於垂直形態,最多只是在頂部或者外立面做一些裝飾,這使得摩天樓逐漸失去與城市之間的聯系,失去了其社會性。

  2002年,CCTV大樓所在的北京CBD地區還是一個處於規劃中的區域,依照規劃,這裏將會建成許多摩天樓。開始設計時,我們決定要重新思考並建立建築與城市之間的有機關系。我們從空間構成上著手,希望創造一個獨特的形態,使觀看者從不同角度看都能帶來不同體驗。我們的目標是將電視制作的所有功能集結在一個連續統一的建築體量裏,其內部空間的布局是連續與循環的,各個部門如辦公管理、新聞制播、節目制作都能密切聯系,電視臺內部變得非常互動,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強調協作及具有社區感的建築類型。

對話奧雷-舍人:央視大樓是座微型城市
對話奧雷-舍人:央視大樓是座微型城市

  Q:CCTV大樓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大的媒體建築,這裏容納了眾多的工作人員,就像小型的城市社區。像這樣賦予建築社會性是否是今後的一種趨勢?

  A:作為建築設計師,我覺得我們要做的應該是挖掘、探索更多的潛在的可能性,通過建築來激發人們更多的創意,為城市帶來更多的空間和活力。CCTV大樓是一座媒體大樓,一萬多人將使用這座建築,24小時不間斷地在裏面活動。各種身份的人,各種想法和意願同時在這座建築裏發生,這裏就像一個微型城市。

  賦予建築社會性是我一直在設計中追求的命題,如果你看我過往的設計,在泰國MahaNakhon大樓的設計中,我專門設計了一個開放庭院,吸引輕軌上的人流進入建築之中;在新加坡The Interlace項目中,多個住宅單元圍合而成一個個六角形庭院,形成社區的公共活動空間;而在吉隆坡的Angkasa Raya項目中,我將街道的概念延伸至建築中去,汽車可以開進大樓、而開放的樓面平臺可容納店鋪、商城以及馬來西亞獨特的小吃攤檔和祈禱室等。

  Q:CCTV大樓可以說是不同文化體系融合而成的作品,那你是否也會在歐洲或者其他西方國家嘗試將中國的建築理念、美學輸入,創作出新的作品?

  A:西方的城市建設某種程度上已經相對成熟和復雜,與此相應的是人們對於興建項目的抗拒度更大,在這一點上,西方更關註的是維護現狀而非開拓未來。而亞洲,尤其是中國,正在經歷一個高速增長和現代化建設時期,會更傾向於變化和改造,這為新建築項目開辟了許多可能性。中國不僅擁有孵化前衛思想的勇氣,而且具備實現這些思想的決心和條件。

  我現在是身處亞洲為亞洲設計,但很顯然,我的根基和背景是源自歐洲,也因此我得以時時跳出這些身份的藩籬,脫身而出觀察我的設計是否是一種全新的建築形態;是否適合於這個特定的環境。

  亞洲是一個非常多元的地方,具有完全不同的環境,而每一個環境都有其復雜的背景。建築與環境的協調融合並不意味著復制,而是在了解當地語境的基礎上,生成一個既便於使用又有不同特色的東西。在多元環境中進行設計是我所喜歡的挑戰。我希望繼續鞏固我在東西方之間業已建立的紐帶作用,為歐洲創造截然不同的體驗,用來自亞洲的文化元素去影響歐洲,這是非常激動人心的。

  Q:正如貝聿銘的羅浮宮玻璃金字塔、王澍的象山校區,從一邊倒的批評到毀譽參半、再到獲獎後的好評如潮,建築作品似乎總難逃這樣被普羅大眾以“美醜”來判定的命運,而CCTV大樓也是如此,設計師的理念也許會和大眾的認知有很大的差異,你怎麽看待這種差異?目前也有越來越多的民眾將CCTV大樓作為北京的地標建築,這樣的轉變你怎麽看?

  建築有爭議是很自然的。好的建築會讓人們探尋建築的深層次意義、價值和理念。事實上,當你的作品對固有的界限構成挑戰時,你走得越遠,人們的問題就越多。當你做出一些真正的新東西,很難做到讓所有人立刻接受它。如果所有人都第一時間接受了你做的東西,那只能說明,你所做的沒有任何新意。對新事物的理解,是一個過程。

  CCTV大樓就是這樣。建築設計是為了使用,而不是僅僅矗立在那供人看,我相信隨著人們對大樓的創新之處和建築理念了解增多,人們會慢慢走進它,接觸它,理解它。

  另外央視大樓在中國國內外的反應是不同的。國內爭議巨大,但是在國外卻得到尊重。例如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在2006年舉辦了央視大樓建築展,是該博物館第一次為單獨一棟建築舉辦展覽。《紐約時報》等媒體均進行了大量報道。

  Q:隨著城市的不斷擴張,北京的老城區包括四合院建築的破壞與重建也不斷進行,但也有越來越多的保護者站出來,包括對一些五六十年代蘇俄老廠房的保護,你覺得目前是一個理想的平衡狀態嗎?

  在中國這樣飛速發展的國家,或者說在世界上任何發展中國家都會出現這樣一種現象,就是傳統的和現代化的發展速度產生極大的差距,在城市化中必然出現一個斷層。雖然很多人會更加關註於發展新的城市而疏於維持和保護歷史建築和房屋,但今天人們對古建的保護意識明顯要大於以前。

  作為建築師,我們當然不應只想著如何建造新的建築,也要思考如何保護老建築,更要思考哪些是值得保護的。我並不主張僅僅是將足夠老的建築保護得“足夠好”,同樣值得保護的還有那些在空間和時間上具有特殊歷史意義或者紀念意義的地方。進一步說,保護不僅指的是物理結構上的保護,它也可以指生活氛圍,某種類型的社會環境和社會生活。保護的概念應該被擴展,被保護的可能是住宅、公共建築,也可能是某一個巨大活動或者場面的發生地,這樣不單是從美學或者價值角度來考慮保護的問題,而是從縱觀城市的歷史和文脈的角度來考慮如何保護這個城市。

  Q:你第一次來北京的時候天氣似乎不太好,現在似乎天氣依然無法令人滿意,但你在北京的生活有什麽新的感受嗎?在北京新建的項目中有什麽可以分享的靈感嗎?

  北京是一個很有底蘊,很自信的城市。某個部分的北京在瘋狂地滋長改造,而某個部分則完全不理會外界的紛爭,我行我素地固守著自己的步伐節奏。即使北京發生了這麽多的變化,北京還是北京,它的特性並沒有隨著城市化的不斷侵蝕而改變。這也是我喜歡北京的地方。

  北京的古建築,紫禁城、長城、城門都不是單個的建築體,它們更像是一個宏大的結構,或者作為一個曾被深思熟慮的體系中的一部分,我常為紫禁城的深度和內涵異常著迷。

相關新聞

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精編標題

推廣
熱點
免費問股,該出,該留?如何解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