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熱門推薦 鐘表 珠寶 奢華服飾 名車遊艇 豪宅會所 名酒雪茄 對話名流 行業 專題 圖庫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護膚 吃喝玩樂 明星

倪妮:我有自己的節奏

  • 字號
2014-07-10 10:20:29 來源:北方網 
倪妮:我有自己的節奏

  在事先約好的咖啡館找了個臨窗的位子坐下,點了單,等著咖啡端上來。望向窗外,看到一個姑娘朝著這裏走過來。瘦,高挑,腰以下全是腿,在初夏的陽光中,姑娘白得閃閃發光。穿得很簡單,但隨便用手機為她拍張照片,都能當街拍模板照。即使是視力奇差卻一直懶得戴眼鏡的我,也可以一眼認出,走過來的這個姑娘就是倪妮。

  有句歌詞怎麽唱得來著?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她走進來,在我面前坐下,笑得露齒,一對笑眼,幾乎素顏。 “我沒遲到吧?”“沒有,是我早到了。 ”

  上一次采訪倪妮,其實彼此都有點“拘”著。我問的問題四平八穩,她答得有禮有節,甚至連坐姿都非常端莊,像是在做工作報告。我覺得這次采訪決不能“重蹈覆轍” 。 所以,在寒暄之後,決定以最喜聞樂見、幾乎在任何場合都適用的聊天方式切入。

  “你什麽星座的?”我問。

  “獅子。 ”

  “我是天蠍座。”

  “哦。”

  沈默。

  “其實我完全不懂星座這一套。”我說。

  “我也是。每次別人跟我聊這個,我都一頭霧水。算過兩次我的上升星座是什麽,結果轉頭就忘了,什麽上升什麽月亮我都忘了。 ”

  我倆都笑了。

  星座又一次成為打破堅冰的利器。只不過,這次是歪打正著。

  我說你膽兒夠肥的,居然素顏出街。她說並沒有,你看!我不是塗了唇彩嗎?我怕你覺得我面無血色。哈哈。然後,我們從睡眠聊到健身,倪妮興致勃勃地從手機裏調出自拍的腹肌照給我看, “我想練出那種馬甲線,你覺得我現在練得有成效嗎?”“有,非常有。那你節食嗎?” “其實我特別好養活,只要吃蒸紫薯、南瓜、紅薯、山藥什麽的就特開心,哦對了,每頓都得有肉吃。 ”我心裏暗自點贊:倪妮啊,你不說相聲真是可惜,這包袱抖得簡直絕了。

  北方網內容及廣告合作聯系電話:022-23601782-8045

倪妮:我有自己的節奏

  從健身聊到新戲和舊作,然後又聊了好多電影、日常、童年……沒聊愛情。兩個並不怎麽熟悉的人,對坐著聊愛情,這事聽著就挺傻的,而且特沒勁。但是,沒聊愛情又怎樣呢?女人的世界裏並不是只有愛情對吧?回家後聽采訪錄音,發現一個多小時裏,我說話的時間加起來可能都沒超過20分鐘,基本上都是倪妮在說。我問她是不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都這樣不停口。她說,不是,我是那種聊得爽了就會一直聊的人。

  倪妮說自己沒想過太多關於事業的事情,但是,她給我看了存在她手機裏的兩張照片,拍的是豐子愷先生所著的《梵高生活》裏的兩段話。一段是“古來藝術家有兩種類型:第一,純粹是一個藝術家或者技術家,我們鑒賞他的藝術的時候,只要看他的作品,不必曉得他的人格與生活如何。第二,不僅僅是一個藝術家或者技術家,而是一個人,我們要理解他的作品,先須理解他的性格與生活,不能離開了其人生而僅看其作品。“另一段是“藝術傾向客觀的時候,藝術家的人與其作品關系較少。反之,藝術註重主觀表現的時候,作品與人就有密切的關系,作品就是其人生的反映了。在作品中,我歡喜神韻的後者,而不歡喜機械的前者;在人中,我也贊仰以藝術為生活的後者,而不贊仰匠人氣的前者” 。

  我問她,你想做前者還是後者?她很堅定地回答:想做後者。

  這是當天采訪中倪妮最嚴肅的一瞬間。然後她就突然對我說,哎呀,好想吃Pizza。

  這種姑娘,誰能不愛呢?

倪妮:我有自己的節奏

  費加羅VS倪妮

  Madame Figaro(MF):你主要通過什麽方式健身?

  倪妮:我買了個橢圓機,在家裏練,還在網上下載了好多圖片來激勵自己。我覺得那些照片裏的姑娘特別棒,特別性感,特別健康。我最瘦的時候瘦到92斤,但是現在慢慢練已經快100斤了,增加的都是肌肉,肌肉密度變大了。我原來穿褲子的時候褲腿都空蕩蕩的,就像兩根筷子。我不喜歡這種豆芽菜筷子腿。我想要那種很健康的瘦,陽光,有線條。

  MF:有過突擊瘦身的時候嗎?

  倪妮:有過一次。當時去墨爾本拍雜誌大片,剛到墨爾本吃的第一頓特別好,各種牛排、煎魚啊特別香,我吃了很多。但是第二天起床就要去拍照。我當時就想,完蛋了,肯定腫得一塌糊塗。我的一個特別懂健身的朋友就教了我一個方法。他說讓我在健身房跑一個小時,再練點別的,然後就睡覺,睡完覺起來再跑一個小時,然後去蒸桑拿,而且不能喝水,不能喝任何東西,什麽都不吃,只能吃白煮蛋白。那次真是超級恐怖。我覺得還是循序漸進比較好。現在不是正在拍《匆匆那年》嗎?從張一白導演和導演太太,到彭於晏,幾乎整個劇組都是健身狂人。在這種氣氛的督促下,我絲毫不敢懈怠。我們有時間的時候就會集體去跑步,我是第三集團的,永遠趕不上第一集團。但跑完步就會覺得特別舒服。

  MF:《匆匆那年》是一部超紅的小說。你接這個戲,心裏有沒有壓力?

  倪妮:沒有,從來沒想過。我是出於自己喜歡的原因才接了這個本子,而不是說這個小說的銷售量有多高有多少人氣有多少人喜歡。唯一考慮的是我喜不喜歡這個故事,我喜不喜歡這個人物。

  MF:這次演學生,回到校園裏,會不會想起自己的學生時代?

  倪妮:我上學的時候特別沒心沒肺,不可能有那種刻骨銘心的經歷。當時哪懂什麽是愛情啊,今天喜歡這個,明天就喜歡那個。或許兩個人在一起喜歡久了就沒感覺了,遇到更帥的或者更打動你的你就喜歡別人了,可能有個人照顧你,有個人搭個伴看個電影,這就是上學時所謂的愛情了。其實那時候我也幻想特別美好的愛情,因為我上高中的時候愛看漫畫,幻想漫畫般的愛情,我也很向往那種故事,兩個人愛得死去活來的。但是,從來沒遇到過。

  MF:你上學的時候喜歡長得帥的?運動好的?還是學習好的?

  倪妮:長得帥的。誰不喜歡帥哥啊?有嗎?好像也有哈。我從小就不喜歡那種話特別多的人,不過呢,這事也說不準,如果遇到帥哥,即使話多,我可能也忍了,哈哈。學生很八卦的,大家總是八卦哪個班有帥哥,哪個年級有帥哥,上體育課、放學上學的時候或者上廁所的時候大家都是成群結隊的,就會討論哪個班有帥哥,就會多看帥哥幾眼,然後就會偷偷地暗戀別人,小孩無非都是這個樣子。

  MF:對別人表白過嗎?

  倪妮:表白?好像有。沒成功。我小時候挺胖的,而且因為是練體育的,所以曬得特別黑,特別壯。當時,我們學校有文藝班,比如說學鋼琴的、學唱歌的、學健美操的、跳舞的……都是仙女。那個班的女生才是全校男生的焦點。我呢,又壯又土又黑又傻,沒有男生會註意到我。

  MF:有研究表明,以貌取人其實是最符合人類的擇偶標準。

  倪妮:同意。哪怕現在我也不敢保證我不會以貌取人。

  MF:之前看了你演的《等風來》。怎麽說呢……

  倪妮:我替你說吧,哈哈。說實在的我覺得我演得特別差,真的。我當時一直抱著這樣一個概念,就是程羽蒙這種特別裝逼的女人在現實生活中是存在的,可以說是普遍存在。我特別簡單地認為把這種角色演好的標準就是怎麽真實怎麽演。後來看了片子我才意識到自己錯了。一個角色是否成功,還是要看觀眾是否能接受。我可能是把她的陰暗面表現得太多了。當時覺得《等風來》不是喜劇片,所以我就沒有往喜劇片那個方向去考慮,但是後來我自己看的時候也是覺得我的表演方式是有問題的,跟所有的演員都有點格格不入。

倪妮:我有自己的節奏

  MF:其實你拍這個戲挺走心的是吧?

  倪妮:對,拍《等風來》真是把自己折磨得夠嗆。很多場戲都把自己弄得特擰巴。我本身不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是你要活在這個人物這個心理世界裏面,特別難受。我們剛到尼泊爾就把兩場大戲全都拍了,而且是連著拍的,連著拍了12天的夜戲。那兩場戲都是那種死去活來的擰巴、糾結,自己問自己問題然後自己解答,又逞強又脆弱,又軟弱又要好像覺得我還是得活下去,我還得生活下去,還要跟王燦對著幹……

  MF:你活得算擰巴還是比較順暢?

  倪妮:我覺得我不是一個特別擰巴的人。我不會給自己沒事找事。我會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去做,而且我現在明確知道我需要做什麽。起碼在現階段,我最需要的是補課。以前跟朋友聊天吃飯,他們都會聊電影、演員,比如去聊《白日焰火》、 《天註定》這些新片,或者之前的電影。他們聊的時候我就特別“局外人”,雖然我在這個行業裏,在這個聚會上,但是我完全融入不到他們的氛圍裏面。因為他們聊的東西我不知道,很多電影我都沒看過,而且我之前也沒有意識到要去補課,我屬於那種感覺自己活得挺好就行了的人,完全不思進取。我喜歡看的就是動畫、漫畫,或者看書。現在我意識到這樣不行。於是,我給自己訂了一個計劃,在朋友圈裏看到有人分享的“大導演們心中的十大心水電影”什麽的,我都記下來,然後去買DVD回來看。買了很多DVD,只要有時間,基本上每天會看3-4部電影,剛才來見你之前,我還在看《偷自行車的人》,真好看啊!還有《紫色》,你別笑,我以前真沒看過。我需要補的實在太多了。而且,我原來根本不看日本韓國的電影,尤其是韓國的,我覺得肯定不好看,沒什麽可看的。現在我明白了,那是偏見,偏見源於無知。我過去真是太無知了。日本韓國有超多好看的電影……

  MF:你喜歡河正宇嗎?(采訪者瞬間忘記雜誌記者身份,進入腦殘粉模式)

  倪妮:超喜歡……(此處省略1000字花癡對話)

  MF:這次采訪,你說話的量差不多是上次的十倍。上次采訪的時候你特別正經,思路特別縝密,回答問題滴水不漏的。

  倪妮:啊?那種樣子是不是挺欠抽的?哈哈。其實我真不是那樣的人。 (可能是因為我當時問的都是些事業規劃之類的問題,讓你沒法不嚴肅?)有可能。那些問題我根本沒想過,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要拍什麽電影,要走什麽樣的演藝道路。我不會去想那麽多。我不是一個得過且過的人,也不是什麽都不在乎,但我有自己的節奏,我知道我要幹什麽,但我想的其實大部分都和事業無關。說到這個,我覺得自己挺雙重人格的,而且情緒化。不管是拍戲還是生活當中都有這樣的問題。比如說我不喜歡計劃突然改變,我會不能接受。然後我喜歡特別隨性的生活,想什麽時候幹什麽就幹什麽,不喜歡別人給我定一個框架,把我框在這個框架裏。所以有時候會讓人覺得難以接近,有的時候又很隨和。

  MF:哈哈,只要對我隨和就行。

  倪妮:哈哈,好的。

(責任編輯:HN666)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精編標題

推廣
熱點
免費問股,該出,該留?如何解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