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熱門推薦 鐘表 珠寶 奢華服飾 名車遊艇 豪宅會所 名酒雪茄 對話名流 行業 專題 圖庫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護膚 吃喝玩樂 明星

曾一手將陽澄湖蟹打造成奢侈品 “教父”楊維龍卸任

  • 字號
2014-08-13 04:06:00 來源:東方網  作者:彭曉玲

  東方網8月13日消息:據《新聞晨報》報道,還有一個月,陽澄湖大閘蟹就將捕撈上市。今年蟹季,即將開場。但大幕背後,往日的“導演”、一度和陽澄湖大閘蟹同樣有名的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會長楊維龍,卻悄無聲息。愛“放炮”的他,今年怎麽消停了?

  提起陽澄湖大閘蟹,被譽為“教父”的楊維龍是個繞不開的話題,很難說是他成就了陽澄湖大閘蟹,還是陽澄湖大閘蟹成就了他。他一手將陽澄湖大閘蟹打造成奢侈品;“粉絲”遍布海內外,有人甚至不辭千裏拜訪,只為求得一幅墨寶懸掛於店內。他也陷入很多爭議和指責,被批評操縱陽澄湖大閘蟹的價格,還規定如不入會、不佩戴協會發放的戒指,就不能使用“陽澄湖大閘蟹”這一金字招牌。強勢,霸道,有人這樣評論他。

  不過,在擔任這一職務11年後,楊維龍卻決意在去年年底悄悄地主動卸任。上周在接受晨報記者獨家專訪時他透露,卸任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中央將大閘蟹列為禁止“三公”送禮禮品後,協會不再按照慣例給領導送禮,他“隱隱約約”感到極個別官員的不悅,這讓這位正科級基層幹部感到工作很難平衡。

  如今,身份已經變成中國漁業協會河蟹分會副會長的楊維龍,數次稱現在是“無官一身輕”。但和記者的話題,卻始終圍繞著陽澄湖,說到激動處,或仰天長嘆,或擊掌、跺腳,“離開了我地球一樣運轉!”

  離開楊維龍這一善於營銷、且會制造新聞的“話題人物”後,陽澄湖大閘蟹將如何且行且珍惜?今年蟹季的開篇報道,我們先解密楊維龍的這11年。小小一只河蟹,每年卻能折射出大大的社會來。

  質疑1:身份是官還是商?

  正科級的“楊司令”

  “不是陽澄蟹味好,此生何必住蘇州。”章太炎夫人湯國黎女士曾這樣寫詩稱贊。不過2002年,時任蘇州市漁政管理站站長的楊維龍被派往陽澄湖地區成立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時,文人墨客為之傾倒的陽澄湖大閘蟹卻“內憂外患”重重,正遭遇一場巨大的品牌危機。

  從1990年初到2001年,陽澄湖周邊聚集了大量本地和外地的大閘蟹養殖戶,他們在湖裏圍網養殖,最高峰時圍網面積達14.27萬畝,占到陽澄湖面積的近7成。密集的養殖環境不僅使得湖水水質惡化,大閘蟹也將湖底的水草幾乎啃食殆盡,導致湖底荒漠化程度嚴重。

  如此養殖環境之下,一半以上的蟹農都在虧損。“那時為了買蟹苗很多地方都去過,哪裏便宜就去哪裏買。但蟹農不懂養殖技術,不少人被"坑"了,有的一直長到六七月份還只有一二兩大。”巴城蟹農張田根回憶。

  即便長大,由於先天“欠缺”,在市場上也比不過太湖大閘蟹和高淳大閘蟹,它們質量好,打著陽澄湖大閘蟹的旗號能買個好價錢,而真正的陽澄湖大閘蟹反而買的人少。張田根說,那時不少蟹農都是靠貸款來養蟹,由此出現過蟹農傾家蕩產的悲慘事件。

  “沒人敢到陽澄湖。”多年後,說起臨危受命的情況,楊維龍說,一旦整治就會觸及蟹農和養殖戶的利益,特別是一些養殖戶背景錯綜復雜,“身上紋著大青龍”,一般人都不敢得罪。甚至當時上級部門許諾,楊維龍挑選的下屬只要願意去陽澄湖工作,在待遇上立馬增加一級,但響應者寥寥。

  把有“楊司令”之稱的他派去“啃骨頭”,確實是最佳人選。

  “當時我去陽澄湖預感到自己有三個下場:一,全身而退是大幸;二,不是被"黑"就是自己"黑",比如把持不住自己收取好處;三是被人做掉。”楊維龍用右手在脖子前橫著比劃了一下,壓低聲音說道。特別是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成立後,為了恢復陽澄湖的生態環境,協會開始拆網退湖。前後兩次“強拆”把網圍養殖面積從8萬畝壓縮至目前的3.2萬畝,得罪了不少人。“第一輪拆網時,政府定的每畝補貼價格只有100元至150元,很多人損失非常大,說實話,看到他們傷心的樣子我也很難受。但是沒有辦法,必須拆除。”

  2005年,陽澄湖大閘蟹又申請了原產地產品保護,正式打出“陽澄湖大閘蟹”商標。隨後,協會在養殖、收購、銷售等方面對陽澄湖大閘蟹指定了標準,並由他帶隊在全國各地高調、密集商業推介,陽澄湖大閘蟹由此進入快速發展黃金期。

  質疑2:大閘蟹是真是假?

  我也只能看得出七七八八

  伴隨陽澄湖大閘蟹知名度在全國打響,“洗澡蟹”現象也隨之產生。在執掌協會的漫長時間裏,如何防偽也讓楊維龍絞盡腦汁。但遺憾的是,直到卸任,“洗澡蟹”的問題並沒有得到有效解決,“我也只能看得出七七八八,不是100%能辨認。”他坦率地說。

  相反,當初旨在杜絕冒牌而設計的戒指,盡管每年防偽技術均在“升級”,但新版戒指甫一發布,當日網上,或者是批發市場上就有大量正版或是“山寨”品出現,任何人只要出錢就可以買到。“真正買大閘蟹的人誰會在乎有沒有戴那個戒指?”在銅川水產批發市場,說起陽澄湖大閘蟹的防偽戒指,不少商販都露出不屑的表情。

  楊維龍也披露,因為“洗澡蟹”泛濫,陽澄湖大閘蟹還錯過了《舌尖上的中國2》,“攝制組拿著一盤戴著戒指的陽澄湖大閘蟹來問是否正宗。我一看就知道是假貨,但說真的不好,承認是假的也不好,真是打自己的臉啊!”回憶起當時的窘狀,他仍愧恨不已。

  購買防偽戒指還需一定費用,這也被指責淪為利益部門牟利的工具。2010年,一位大閘蟹經銷商就曾披露,“從協會手中買一個防偽戒指要花0.5元,我們的銷售量至少也是幾千斤,算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其中,防偽戒指的成本只有0.2元,協會賺了相當一部分錢。

  但是,楊維龍否認自己從中獲得了利益。“外界一直以為戒指是由協會在發放,其實是誤解。2005年以後,大閘蟹的防偽戒指就是政府部門在做了。”楊維龍堅持認為,“現在戒指發放完全就是暗箱操作。如果把戒指的發放數量嚴格根據養殖情況予以核定,嚴格監督,網上公示,並對假冒戒指發現一起嚴懲一起,如此公開、公平,是可以杜絕"洗澡蟹"泛濫。”

  楊維龍還提及,陽澄湖大閘蟹的管理體制太亂,方法也錯位,從一個“退休老頭子”的角度看,應該歸口簡化,“一個螃蟹九個部門在管,被稱為"九龍戲水",每個環節蟹農都要辦手續,可憐啊!”

  質疑3:對大閘蟹有功還是有過?

  發布出水價是想幫蟹農多賺錢

  楊維龍執掌協會的11年,也是陽澄湖大閘蟹價格以每年超過10%速度上漲的11年。2013年,四兩雄三兩雌的“規格蟹”出水價甚至達到200元,創下10年來最高漲幅。在蘇州當地,陽澄湖大閘蟹的年產值超過4億元,由其帶動的相關產業產值更高達150億元。

  價格和名氣漲上去後,外界對他的評價也褒貶不一。作為蘇州市的大閘蟹“新聞發言人”,其兢兢業業的工作得到了上級部門的充分肯定,獲得體制內榮譽近百個,包括“蘇州市勞動模範”、“蘇州市先進工作者”在內的大小綬帶和榮譽證書,竟有滿滿一個大整理箱。2008年,楊維龍還被評為興農富民十大新聞人物,該獎項由媒體和網友投票選出,著名大閘蟹專家、上海水產大學教授王武也一並獲此殊榮,這也是楊維龍最為看重的榮譽,“金杯銀杯不如口碑,這個獎是大家一票一票選出來的。”

  不過,在其強勢作風下被打壓的部分蟹商、競爭對手,對他則是另一種看法。上任伊始的拆網行動中,有人發匿名短信恐嚇,有人大半夜直接打電話威脅“當心全家性命”。圍繞本人的各種舉報也一直不斷,最厲害的一次,上級紀檢部門在其單位前後調查了長達一個月,最後發現舉報內容“莫須有”,調查才不了了之。

  另外還有些人收集“內幕”並伺機向媒體揭露。例如,陽澄湖大閘蟹的價格曾由協會一手操縱被曝光後,楊維龍成為不少媒體關註的焦點。直到2008年,因為“拉面事件”,國家發改委明確行業協會不得壟斷價格,才回避談及大閘蟹價格。

  “當時的(價格)操縱是對的,在看清利潤後進行內部調整,價格也是會員大家投票自然產生的,本意是好的。”楊維龍仍然認為,盡管這個事情上他被媒體“誤解”,但是他幫了蟹農,“那時我了解到,蟹老板向蟹農收購的大閘蟹是每斤45元,轉手一賣每斤就高達110多元。蟹農辛辛苦苦養了一年蟹,大部分錢竟然被蟹老板賺走,實在太不合理。”他說,發布大閘蟹“出水價”的初衷是讓蟹農拿到該拿的“大頭”。

  質疑4:卸任是主動還是被動?

  禁送大閘蟹後個別領導似有不悅

  多年來,身處陽澄湖這一“聚寶盆”和利益漩渦,尤其在中央持續掀起“反腐”浪潮後能順利退休,楊維龍對於自己的“軟著陸”很滿意,“退休前組織給我舉行了歡送會,大家說我是光榮、健康退休了,政治上和經濟上都確實沒有問題了。”他認為,這是對外界各種傳言或揣測的有力回擊。

  官場上淫浸幾十年,平民出身的他也揣摩出一套處世哲學。“不拿協會一分錢,不領協會任何福利。”楊維龍說,即便有人傳言他挾帶私利為蟹商吆喝,或者懷疑占了“幹股”,但直到退休,他的官方身份都是蘇州市漁政管理站站長,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會長其實是兼職。“協會的賬面每年上級部門都在審計,還有離任審計。我沒有收取會員單位任何金錢上的好處。蟹老板送來的錢,能當面推掉的就當面推掉,實在推不掉或是當時沒有發現的,就交到協會,再讓協會開收據。”

  按照一般慣例,協會會長可以當到70歲,去年年底剛滿60歲的他,還可以再幹9年,繼續實現抱負,或是彌補任期內的遺憾。“現在的大環境、管理方法都和我原來的出發點不一樣了。中央到地方都在清理退下來的幹部到協會擔任職務的做法,我在這方面沒有必要開不好的頭。”

  另外一個更加隱秘的原因是,官場和商場上長袖善舞多年後心累了。“"三公"消費禁令出來後,很多事情很難平衡和處理。以前每年協會都會送些大閘蟹給領導,那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現在中央有要求,我們就不送了,大部分領導是支持的,但也有極個別人會不開心,針對協會,針對本人,隱隱約約感覺有這種現象。”即便在官場上淫浸幾十年,“潛規則”也熟稔於心,這些微妙的變化照樣令他感到很累。談及此,楊維龍欲言又止,不願太多提及,“有些領導認為,以前走得那麽近,怎麽一下就冷落了?”

  時值今日,盡管已經退休,每天來自全國各地的電話或者訪客依然不斷。從體育場路的漁政管理站辦公室搬出來後,蘇州一家著名的大閘蟹企業老板又將一間閑置的辦公室騰挪出來,作為楊維龍退休後的“第二辦公場所”,用於接待記者、訪客。他也擔任了中國漁業協會河蟹分會副會長,但這個頭銜是一個“虛職”,“有時出席一些活動,可以用這個身份。”楊維龍說,很多企業看中他的名氣和營銷頭腦,會邀請去做顧問,出出點子,“有時忙得感覺像還沒有退休。”不過,“以前做陽澄湖大閘蟹協會會長時,會員單位活動都得去,現在,大閘蟹做得不好的企業我可以拒絕。”

  對於今後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的走向,他謹慎地不願置評,“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他這樣告誡,“沒有我地球一樣轉,還會轉得更好!”

  [新聞縱深]

  “後楊維龍”時代怎麽辦?

  蟹農用網店、微信,通過“大數據”賣陽澄湖大閘蟹

  大數據、O2O(線下到線上)、微店……當一個臉上被陽澄湖太陽曬得黝黑,雙手被大閘蟹的蟹腳紮出老繭的蟹農也接觸起時下這些新潮的詞匯時,是不是令人心生“不是我不明白,世界變化太快”的喟嘆?

  從2011年首次試水電子商務,到今年7成以上的陽澄湖大閘蟹將通過網購消化,在“三公”打壓導致團購消費持續走低、陽澄湖大閘蟹又陷入“四面楚歌”,被周邊省份大閘蟹集體殺價圍剿的情況下,開拓網購市場不啻一個自救的積極舉措。只是,“後楊維龍”時代如何打破困局,確保網購大閘蟹貨真價實,同樣成為新的考驗。

  7成陽澄湖大閘蟹轉網售

  網名是“陽澄湖蟹農家樂”,個性簽名為在唯亭的農家樂地址。說起這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微信賬號,巴城蟹農李敬民顯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想試試水。”他在唯亭養殖了200畝陽澄湖大閘蟹,以前主要是靠熟人將大閘蟹銷往蘇州、上海。去年,不少老客戶都減少訂貨,生意一下虧損不少。今年蟹季還沒開始,就打算通過微信、網店等形式銷售大閘蟹。

  像李敬民這樣“觸網”的蟹農越來越多,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秘書長嚴金虎介紹,陽澄湖地區擁有1000多家銷售大閘蟹的網絡店,預計今年網購銷售將從去年的50%提升至70%,與此同時,“三公”團購消費則要下降30%。不過,嚴金虎說,由於文化程度不高,很多蟹農並不懂網絡,網店服務質量低下,也缺乏誠信,實際並未在網購中賺到錢,“有的大閘蟹網店開了很久,一單生意也沒有做成。”

  “網絡經紀公司”激增

  從今年開始,通過陽澄湖大閘蟹協會牽頭,不少蟹農開始委托專業的網絡設計公司幫其打造網店,通過利潤分成方式試圖聯手打開網購局面。目前,這樣的大閘蟹“網絡經紀公司”,在蘇州已經快速增加到幾十家。

  “天貓上不少裝修精美的網店,其實都是蟹農開的,他們負責供貨、發貨,我們進行後臺包裝還有客服服務。”耀盛電商總監季建亞告訴記者,網店人氣旺是有講究的,背後涉及多個團隊,美工拍照著重突出大閘蟹金毛、青殼、白肚等特點,母蟹和公蟹還會分別進行蟹黃和蟹膏特寫。為了增強真實感,照片會現場拍攝,並展示蟹農餵食魚蝦的情景。“網店做得好,一天的銷售額最高可以達到6萬元。”

  此外,網店客服溝通好不好,也會影響網店生意。季建亞說,大閘蟹銷售是季節性的,蟹農單獨打理網店,一般是自己或家人做客服,很難請到專門的客服。如果由代理公司操作,則可以集中應對買家的各種問題,並在15秒鐘內給出專業的回復。

  用大數據分析網站需求

  通過大數據分析,蟹農可以精確知道不同購物網站對陽澄湖大閘蟹的需求,以便準確發貨,“淘寶上購物群體比較年輕,4對定價在200元左右,個頭在3.5兩的公蟹和2.5兩的母蟹賣得最好;京東商城上買大閘蟹的人年齡在30歲至40歲,他們更偏好4對售價為300元,個頭在3.8兩至4兩左右的公蟹、2.8兩至3兩的母蟹。”季建亞說,大數據分析還顯示,上海人舍得在大閘蟹上花錢,這也可以提醒蟹農多抓上海市場。

  在確保網購大閘蟹質量上,今年陽澄湖大閘蟹協會和蘇州市質監局也推出政策,包括將網購納入“打假”投訴,不但要求商戶必須取得陽澄湖大閘蟹地理標誌專用標誌使用權,還必須是協會成員,否則沒有資格在電商平臺打出“陽澄湖大閘蟹”的招牌。

  也有蟹農說,這些年年出臺的“打假”措施可謂老生常談,能起多大約束效果很難說,“加入協會會員,就能保證賣的全是正宗陽澄湖大閘蟹?萬一網上大閘蟹生意很好,正宗大閘蟹又賣完了,難道真會眼睜睜看著錢不賺?”

(責任編輯:HN666)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精編標題

推廣
熱點
免費問股,該出,該留?如何解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